快三平台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快三平台 > 联系我们 >
日元一跌再跌 日本央行继续“躺平”
发布日期:2022-09-16 20:48    点击次数:179

  日元一跌再跌 日本央行继续“躺平”

  全球汇市史诗级大波动,日元正逼近1998年金融危机关键点位。在一系列促成日元贬值的因素之中,短期内影响最大、同时也是众矢之的的便是“鸽派”的日本央行日银。而作为“安倍经济学”最重要的一支箭,宽松的货币政策曾为日本经济带来深远的影响。如今安倍晋三已经离去,超宽松政策或许也变得不合时宜了。

  贬值风暴

  在日元汇率逼近24年低点时,日本政府终于发话了。当地时间9月11日,日本政府发言人称,日本必须采取措施应对日元“过度的单方面”汇率变动。

  路透社报道说,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木原诚二说,日本政府必须采取必要措施应对日元过度贬值,并重申了当局关于日元汇率逼近24年低点的警告。

  今年迄今为止,日元已下跌超过20%。截至北京时间12日晚20点,美元兑日元为142.31,周内最高达到144.99,一度逼近1998年金融危机最高点147.65。

  在一系列促成日元贬值的因素之中,日本央行成为众矢之的。共同社文章指出,在美欧主要央行纷纷加息的情况下,按兵不动维持超低利率政策的日本央行显得特立独行,利空日元汇率。

  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表示,近期日元汇率处在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位,并且比近期峰值跌去了近四分之一。虽然系列高官不断发声要关注近期日元的“过度贬值倾向”呼吁不要过度做空,但并没有拿出实质性汇市干预举措来维稳币值;在美元汇率对其他币种一路纵贯狂飙的背景下,日元一路贬值,在亚洲货币中表现仅仅好于韩元和新台币,与其全球主要避险货币身份不甚匹配。

  事实上,在这场风暴中,全球主要货币无一幸免,除了日元外,欧元、英镑两大世界主要结算货币兑美元汇率也全线下跌。其中,英镑兑美元汇率跌超14%,欧元兑美元汇率跌超11%。目前来看,欧元兑美元升回平价位,但依然创下近20年新低;英镑兑美元一度跌至1.1405,创1985年以来近37年新低。

  虽然目前外界关于“汇市干预”的讨论声甚嚣尘上,但专业人士仍预计日本政府所谓的“必要反应”仅限于口头。木原诚二说:“我不会就货币和利率政策发表评论,因为它们属于日本银行的管辖范围。”

  陈佳表示,为了提振后安倍经济学时代的日本经济,日本央行再也无法萧规曹随跟着美联储加息节奏去走,而是逆势降息以期能进一步刺激经济。这也是日本官方对于日元加速贬值是否维稳问题上雷声大雨点小的核心原因。

  持续通胀

  按照过去的思路,日元贬值意味着日本商品更加具有国际竞争力,有利于刺激出口,最终拉动日本经济。但现在,日元贬值不仅不能有效提振经济,反而令日本企业和家庭叫苦不迭。

  眼下,日元大幅贬值进一步放大了国际商品价格暴涨对日本经济的影响。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进口商品价格持续飙升,日本企业物价连续17个月同比上涨,7月企业物价指数创下有统计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统计中的500多种商品中80%以上价格上涨。当月,如果以日元计算企业进口物价,价格同比涨幅高达48%。

  优衣库作为一家零售企业,在过去十年来一直在袜子和内衣等低成本基本产品上与其他公司竞争,但其高管最近警告称,生产成本的上升将导致产品价格上涨。该公司创始人Tadashi Yanai今年4月曾对日元贬值表示不满,称日元疲软“绝对没有任何好处”。

  除了大型企业,很多议价能力低、难以进行价格转嫁的中小企业也因日元贬值陷入困境。民间企业信誉调查机构东京商工调查所日前发表报告说,在8月份的调查中,近半数受访企业表示受困于采购价格高企无法向下游实施价格转嫁,有5家企业当月因日元贬值相关原因破产。

  输入性通胀引发物价持续上涨,这让复苏乏力的日本经济陷入更加复杂的困境。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指出,成本推升型通胀不同于央行所期待的需求扩张型通胀,不仅不能刺激消费,反而令消费需求受到抑制,不利于日本经济复苏。

  日本对此几乎无计可施。7月日本央行发表公报,上调本财年通胀预期,再次重申将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专家认为,日本央行在抑通胀还是保经济之间陷入两难。

  摩根大通表示,如果电费、食品价格继续上涨,美元兑日元突破135,日本与别国的债券收益率息差继续扩大,或者日元套利交易加剧,日本家庭资产将纷纷逃离日元,届时日本将陷入一场货币危机。据日本央行的数据,日本家庭仍持有1000万亿日元的日元存款,占其持有金融资产的一半。

  “安倍经济学”失效?

  日银始终按兵不动的根源可以归结为黑田东彦所言的“宽松货币政策有利于日本经济”,这一观点也被看做是对“安倍经济学”的继承。

  安倍晋三任首相后实行宽松的经济政策,被称为“安倍经济学”,给近10年的日本经济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彼时仍是大藏省官员兼任亚洲开发银行总裁的黑田东彦就对此表达过大力支持。现已执掌日银九年的黑田依然坚守着此前以宽松货币政策换取经济增长、摆脱失去的20年的承诺。

  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教授吴信如指出,“安倍经济学”具体政策包括:设定2%的通胀目标、政策利率降为负值、实施无限制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规模公共投资、日本银行公开市场购入建设性国债、加大政府对央行的发言权等,这些政策都促使日元走势弱化。

  有统计显示,“安倍经济学”启动以来,日元汇率相较美元贬值约37.5%,日经指数上升了约163%,日本10年利率下行了约77个基点,日本央行的国债资产大幅扩大,日本名义与实际GDP分别上升9%与4.5%,日本也摆脱了通缩的局面。

  但眼下,不少人认为“安倍经济学”最重要的一支箭——超宽松的货币政策正在变得不合时宜。

  据媒体报道,有接近首相岸田文雄的人士表示,岸田团队希望逐步取消“安倍经济学”。分析人士称,在安倍晋三去世、自民党赢得参议院选举后,岸田文雄现在可能拥有改变政策路线的政治资本,而且在下一轮选举前,他将拥有三年时间推动立法通过。

  不过,在陈佳看来,由于日本央行长期以来保持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干预力度一直较低,日元汇率短期决定因素不一定都在日本央行的干预手段与货币政策,这也加大了日元市场的波动性。总之,在交易层面日元汇率总是国际金融市场上最具挑战性的一个领域,除非世界格局短期剧变或者全球市场突然崩盘,不然短期内看不到日本央行大转向的充足理由。

  值得注意的是,对外开放旅游业对提振日元的意义重大。木原诚二说:“日元疲软对吸引入境旅游最有效。”他还说,必须采取进一步措施吸引更多外国游客前往日本。

  数据显示,2019年约3200万旅日游客总计消费4.8万亿日元,是当年0.2万亿日元贸易顺差的24倍。据日媒报道,日本计划在10月前取消每天5万人出境旅游的上限,并将考虑取消入境旅游的其他障碍。岸田文雄最快可能在本周决定这项举措。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赵天舒